马多多的淫戏校园(2)
时间: 2021-03-31 02:01:04

作者:颓废的豆浆 字数:11790 第二节淫欲的个人辅导 马多多只要做一些修改,就能救下童倩颖,比如让她错过地铁或者让地铁停 靠的时候故障都能改变朱最春留下的咒令。一旦做了童倩颖的一生也将被自己左 右,用自己的淫欲下达无穷的 咒令控制她的下半生。必须是恶的咒令,必须要超过之前的咒令的恶意才能 彻底覆盖原咒令,否则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原咒令生效童倩颖还会死。通过笔记 马多多看到了,童倩颖原本的人生 很幸福,会嫁给一个对她百依百顺的青年企业家,一生优渥会有一个出息的 儿子,直到老去死亡,顺畅的走完终点。而现在她的生命节点在进地铁后就消失 了。马多多说实话对她的肉体那是 相当有兴趣,脑子里又存在一些天真,想救她真正的救她,让她回到应该的 生活轨迹,冒出这个想法自己都很奇怪。既然想这么做那就天真到底吧,望着犹 在独自呻吟的夏若嫣道:「我有些 很重要的事现在必须去做,你先回家。「双手也依依不舍的放下那对鸽乳。 夏若嫣内心一颤,像要失去什么似的:「不!我不想你离开我!」「听话, 我现在以老公的身份命令你,回家去好 好睡一觉,明天来学校上班,我会找你的。「马多多赶忙安慰道。」老公, 我,我还是不想……嗯。「当她再想说什么的时候樱唇被马多多用嘴堵上了,一 吻之后情绪果然稳定的多,整好了 衣服深情的凝视着马多多离开的身影没再说一句话。 笔记上的血字闪现越发频繁了,离放学也不是过了太久,也不知道她是坐上 了地铁还是仍在候车台等候。马多多花了100块打车去地铁站,明知道被坑了 也 不敢等不知什么时候经过的下一 辆出租车。血字的闪现无法评估出咒令的实施时间,马多多只能快,再快, 不停的催,催的司机都要加钱了。一路交通顺畅,没下车就已经付了钱,车子停 下的第一时间使劲一蹬猛地跃出, 无视身后司机的骂娘声,直奔候车台。 一进候车台就左右逡巡着,根据血字的闪现,但愿她没在车上,她那出众的 身形只要站在候车台肯定能第一时间发现,怎么找不到呢,马多多心里打起了鼓, 琢磨着要不要现在用笔记让 地铁停下,正拿捏主意着看到了那个一直寻找的身影。白色的教师制服,裸 着腿,平跟的红皮鞋。略带淡妆修饰,天生的薄唇狐媚脸,如果不是那双看谁都 不顺眼的眼神指不定勾走多少魂了 。她刚从零售店出来,手里拿着一根冰棍,她很喜欢吃冰棍,马多多好多次 都有看到她在办公室里吃,吃的很慢,而且绝不用咬的,每次都是吮吸到没有。 这要是换成自己的小弟弟在她嘴里 ,现在还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不用笔记能不能救下她,现在首要是阻止她上 地铁。 「童老师,听我说,你不能上地铁。」马多多径直站了出来走向童倩颖,边 走边说。「是你!我记得你家不是这个方向,到这来做什么,马多多同学放学不 准时回家学习外边乱逛,难怪你 是差生!「童倩颖一见到自己很讨厌的学生,本职身份觉醒立即展开了老师 批评学生的口吻。 「您忽略了我说的,请您不要坐地铁,这次会有危险,请您相信我。」 「难得啊,知道用敬语,但老师说你不对吗?别跟老师转移话题,现在赶快 回家,明天课上检讨放学不回家乱跑乱玩的行为,知道吗!」童倩颖的第二句话 脾气就带出来了,马多多没有 得罪她,她就是看差生不爽,发脾气数落在她感觉理所应当。 「求您了,听我的,去坐公交车或打车,这次不要坐地铁,我不知道怎么跟 您说理由,说了您也不会相信,但请听我的,一定不要坐地铁。」 马多多无形中触碰了逆鳞,童倩颖最反感的事情,就是别人无视她的话,尤 其是她的学生不虚心听取竟然无视她的批评,她也很少会把别人的话听进去, 「行啊!还管起老师来了,当老 师的话是耳旁风吗?我管不了你是吗?明天跟我去校长室!「 马多多早就免疫她的火爆脾气了,以前只当她是提前进入更年期,现在才发 现她真是不可理喻,她根本不管学生说什么只管发泄她的。正这时车进站了,地 铁进站停留离开是很快的,每 一班的间隔也很短,五到十分钟就有一班。「写一份检讨,明天课上交给我!」 童倩颖对着马多多命令式的一皱头就要上地铁。她不听劝说,每一班地铁都 在咒令效果内,也不知道哪一段路 上会出事,即便用强硬的手段也要让她坐不成,马多多打算撕扯掉她的裙子, 这样她就不大可能会上地铁,再紧紧抱住她,引来警察也好,只要阻止她。心想 所致,出其不意伸手就去撕,裙 口的一角开始直接被扯到头,裙子整个失去作用掉到了地上。「啊!」一声 尖叫,童倩颖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遮挡,怒视着马多多:「你个小流氓胚子,竟 用这种方式报复老师!我饶不了你 !「马多多再次无视她的眼神,从身后紧紧抱住她,尽管她挣扎了但力气较 小,还用那幸好不是高跟鞋的鞋跟跺马多多的脚掌。童倩颖发觉马多多很不对劲 也开始大声呼救:」来人啊,救我 。「周身的人们都匆忙的上了车,看到马多多稍有些五大三粗,连有英雄救 美念头的几个人也假装没看见。只有在警察出现之后他们才能迸发出勇气救人, 幸好他们冷漠至极,马多多再多当 一会流氓,只要车开走就算任务完成。 过来好几十秒没听到地铁离开的声音,童倩颖也没挣扎,不,连一丁点声音 都没有,一切定格了,乘客们都在上车瞬间的画面一动不动了,有一个人一脚迈 进车里一脚在外站了几十秒。 马多多松开了童倩颖,她还是那个姿势保持着,发现能动的只有自己,立刻 拿出笔记打开撑在手里,不管是什么超自然力量是谁,我不怕你马多多心里如是 想。冷汗顺着马多多的脸颊滴落, 又沉寂了十多秒出现了另一个声音:「你这样救不了她,笔记做下的咒令只 有笔记本身能解决,你太小看魔神的力量了。」这个声音,是自己的声音!片刻 后凭空出现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 是马多多,手中还拿着恶魔笔记,「你不必惊慌,我就是你,你可以把我当 成未来的你或者平行世界的你。你知道你的命运吗?」如果没有得到恶魔笔记的 话马多多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现 在有了恶魔笔记,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确实可以用恶魔笔记做到,换言之自 己也可以回到过去。对方像是能听到马多多的心声一样:「不要妄图去改变过去, 除非它在过去也是恶魔之力所改 变,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续命运吗?你没有用恶魔笔记去,用人力去救她, 最后你们一起死在了地铁上,之后笔记上的那些人都照着笔记咒令死去,最后世 界也消失了。「」你在说什么?我 已经救下了她,怎么还会死呢,笔记上的人我都会救下他们的性命,世界消 失又是什么?「马多多壮起勇气向未来的自己发问。 「你不可能救下她,想想那条咒令吧,放学的地铁上,血字书写,我不能告 诉你原因,以免造成更大的因果变数。你打开笔记看一下。」 马多多依从未来自己所言打开笔记,那几个写着童倩颖的血字鲜艳而光亮, 仿佛咒令随时都会实行,明明觉得自己救下她了,为什么血字会这么鲜艳。接着 眼前闪现出很多断断续续的影 像,马多多和童倩颖被后边的路人推上车貌似又是挤上地铁,刚上不久地铁 就脱出轨道死了很多人包括自己和童倩颖,又是好多其他的影像,有认识的不不 认识的人一个个依笔记咒令惨死, 最后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画面,宇宙在坍塌,由外向内的,眨眼间一个 星系消失掉,看坍塌的趋势,马上就到银河系了。这几个影响仿佛是上帝的视角 在观摩,但都无比熟悉。 「你看到了一个未来,但那并不是唯一的未来,未来如何都在你,尽快凑齐 完整的恶魔笔记,你就能从它那知道更多的事情。我不能再停留了,你自己决定 吧。」瞬间另一个马多多消失 了,时间又从静止中解放了出来,定格的人群突然动了起来走上地铁。 马上楼梯口涌下来一大群人,奔着马多多和童倩颖所在的门就来,哄哄的都 要抢着挤上地铁抢座位。通过刚才未来自己的警告,马多多明白了,即便现在避 开人群,还有出现各种各样的 意外巧合迫使童倩颖上地铁,还会不可避免的死亡,就像死神来了一样,这 都源于笔记上的几个字。现在来不及再做什么思想斗争了,从之前咬破的手指挤 了挤,着笔就写下咒令:打车去马 多多家给马多多做特别辅导(括弧里是很多奇怪的辅导认知,只针对马多多 的)。新的血字一成型原先的咒令顿时暗淡了下来,远处跑来一个地铁工作人员, 经过他的安排,人群立即有序起 来。童倩颖依旧眉目怒俏:「马多多再这样你就没救了!学习差不说身心都 不健康,老师今天去你家给你好好的辅导一下以免你走上歪路!这离你家较远, 打车过去吧。」心里想着对不起了 童老师,马多多长长舒了一口气赶忙把校服上衣脱掉说:「老师,先拿这个 围上。」童倩颖峭眉梢缓:「算你还没坏透,还有得救,要不老师也放弃你了。」 手脚甚是麻利,秒秒钟一条临时 短裙就诞生了。马多多还想饱一下眼福都没机会,不过嘛,接下来的艳福恐 怕都吃不消,不急这一刻。 现在的司机才不管你那乱七八槽的事,能不问就不问,明显的一师一生,贼 漂亮的老师腰上还围着男学生的校服做裙子。才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不正当关系, 给钱就得。打车的路上两人 都在后排,马多多一路上既本分又老实,司机也琢磨是不是跟自己猜的不一 样,但是就不过问。 下车往里走,一处单独的别墅小区,没几户人家,当时地产商评估错误,这 地段的房非常不好卖,几年了就卖出去几栋。马多多继承了丰富的遗产,买这的 房也没花太多,三层的西式风 格配有花园小院,偏角落的一栋,周围没有住户,常年独处的马多多生活上 从没人催促管教,屋子里比较凌乱。童倩颖一到别致的小楼也稍稍露出羡慕的神 情,对马多多的身世也略有了解, 因为很早就请过马多多的家长,在别的老师向她说起后也泛起过怜悯。 进门就看到客厅里好几个空的易拉罐瓶子,沙发上好几件乱扔的衣服,屋子 弥漫着一股酸涩的刺鼻味。童倩颖一皱眉捏着鼻子说道:「你的时间都用来做什 么了,不好好学习,家里卫生也不搞,我最讨厌脏乱的环境!」马多多家里很少 来外人,没有可换的拖鞋,依着童倩颖的脾气这地方根本不会多待一分钟直接走 人,笔记的力量使她自己也没意识到为什么留下,爱干净的 洁癖作用下,童倩颖抄起工具打扫起来了,还拧着马多多的耳朵迫使之也加 入大扫除中,也没太久,童倩颖应该是个家务活的能手,地面到窗户焕然一新, 又敞开通了一会新鲜空气,连马多 多酸臭的衣服都扔到里洗衣机里。这段时间马多多被她驱使着擦这里扫那里, 稍有怠慢就发脾气。剧本不对啊,马多多都有点怀疑笔记是不是不好用了。 又隔了一会童倩颖才开口道:「马多读,你的成绩太差,必须由我单独辅导 才能有所进步,我给你辅导,你一定要认真,记住了吗?」马多读的神还没回过 来,一声娇喝:「记住了吗!」「记,记住了。」太突然了,马多多一时都没反 应过来。 客厅的长发发上两人坐下,童倩颖又摆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脸庞说道:「你 基础太差了,有必要从26个字母都来一遍,老师念一个你跟着念一个,先喂会 你字母,再喂单词,给我打起精 神来!「」好的,老师。「马多多正襟危坐。 「跟我念,A」 确切说马多多英语基础还没差到这种地步,咒令的括弧里交代从基础教起, 就是有点太基础了。也得跟着念「A」,要不她立马发火。 「好的,读音很准确,老师开始把单词喂给你。」只见童老师十分自然的凑 到马多多身旁坐下,一双玉手捧过马多多的脸,淡粉色的薄唇无征兆的就抵上上 来,紧紧的印在了马多多的嘴 上,「老师在喂你单词,你倒是张嘴啊!」这次童老师微含怒意的不悦却让 马多多兴奋不已,马上张开嘴吸吮着对方润口中的津液,而且如此近距离欣赏这 张脸蛋,仍然滑光润泽,那张小嘴 还无比配合的输送香津。马多多不由自主的就抱住她,隔着衣服抚摸她的纤 腰,童老师一点不介意,在她现在的意识里马多多抚摸自己的行为是为了更好的 吸收单词,用心的学生她也是喜欢 的。 一个长吻过后,稍作喘息,马多多两手仍抱着老师的纤腰说道:「A,老师 你尝尝是不是这样读。」反过来马多多一嘴亲上去把唾液大口吐到对方嘴里,童 老师也是最大的撑开迷离的樱唇 ,吸食承接着马多多的唾液,喉咙上还能看出下咽的动作。一个字母完后是 下一个,马多多胆子越来越大,在接吻的时候摸摸对方屁股,摸摸对方乳房,女 性的三角地带也隔着内裤揉了一下 。童倩颖那张俏脸早就沾染上一层酡红,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教授自己学 生几个字母会很害羞,马多多那几个促进记忆单词的爱抚会让自己心跳加速。 经过最初的刺激后,马多多很喜欢吮吸童倩颖的津液,从那滑嫩的口腔肉壁 内用舌头扫弄,两张嘴紧密的交融在一起,童倩颖的舌头也主动的闯进马多多的 嘴里,舌苔下分泌的唾液沿着 软滑的舌头直接流到马多多的嘴里。可能是童倩颖很注重口腔清洁,唾液中 都掺杂着一股淡雅的清香,越是品尝越觉得美味。恶魔笔记在手天下我有,马多 多忍着多流一点血又在笔记上添加 了咒令:童倩颖的唾液具有很高的营养,童倩颖的唾液如同紫罗兰的花汁。 血字闪现后瞬间消失,效果马上来了,那薄薄的樱唇更让人沉醉,美人的香 津微有甜糯,使人闻之爽朗,即便从那 张嘴里吐到地上一口唾沫也像花蜜一样可口,但愿不要招惹来蝴蝶才好。爱 不释口,亲密的恋人也不会有这么沉迷于接吻。 也不知道两人互啃了多久,童倩颖觉得口授的单词差不多了停下了动作,马 多多还想再来两口的,贴近耳边说了句悄悄话,童倩颖含蓄的点了下头,他知道 接下来更刺激,也识趣的听从 老师的安排。童倩颖舔着红扑扑的俏脸眼神左右飘忽躲闪着马多多无所顾忌 的视线,如此正常的辅导为什么总感觉会很难堪呢,她现在的状态是想不明白了。 接下来是形象记忆的亲授环节, 童倩颖自然而然的解开上衣高处的纽扣,翻开那比较常规的乳罩,一件衣服 也没脱下来两颗玉兔却请了出来,不是多么傲人雄伟,如两口倒扣的碗,十分的 美型。乳头和乳晕就像她的樱唇一 样肌理通透粉嫩,是天生的那种淡雅粉色。制服下摆的纽扣没有动,两颗玉 兔被衬得很紧,就像是刻意吐出来见见世面。十岁出头女孩的乳头难能像她这样 娇嫩,也只有刚出生的婴孩可以与 之相媲。马多多对着左边的那粒还想藏起来的嫩肉吹了口气,它立即精神了 起来,随风挺了起来又微微回缩,仿佛有生命的动物在呼吸一样。童倩颖只是略 微责备:「别太调皮,认真一点, 马上要讲到这里的。「 「这是你刚才问到的乳房,英语读作breast,一定要看仔细别走神。」 童倩颖一手托着一边给马多多讲解着。当然不会走神,马多多相当近的观瞧,鼻 子都快贴上去了:「breast是吗, 老师,我可以摸一摸吗?「 「当然!而且你必须这么做,对breast更了解,这样更有利于你记住 这个单词,我单独给你辅课再敢走神你知道后果!」童倩颖说着说着还严厉了起 来。 马多多一手一个握在手里,软软的,用力的一揉就随着动作变换形状,「老 师,你的breast好软啊,你看这样像不像梨子?」马多多抓着乳房的根部 轻轻一扯,还真在他手中呈现出一个 倒梨的样子。 「记住单词才是主要的,别贪玩,别握那么靠下,老师那里好奇怪的感觉, 嗯。」严师的形象没一秒都没维持住,乳根的刺激让童倩颖不自主的发出了第一 声曼妙的呻吟。 「老师,你说的是不要哪样?是这样吗?」马多多双手一齐从乳根下撵着揉 搓。 「啊,哏,不要,别这样,老师胸口好热,多多,快停手。」再次刺激到童 倩颖的兴奋点虽又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残留的理智还是本能的让她认为这样不 好。 「老师,你看,你的breast上边有个粉头突出来了。」马多多淫笑着 说。 「breast的发音很标准,不错,那个是乳头,英语发音是nippl e,这个单词也要记下来,也要感受一下好方便记忆。」童倩颖好像没发觉马多 多诡异的淫笑似的,还夸奖了马多多的英语 发音,这是有史以来马多多听她的讲课最认真的时候,童倩颖认为自己打开 了学生学习的性趣,更有必要好好引导他。 「老师,它看起来十分的娇嫩可口,我想尝一尝。」 「只要有助于你记住单词,是摸还是吃都随便。」 马多多先在左边的乳头上舔了一口,左手在右边的乳头上轻轻搓捏,右边的 乳头明显的悄悄涨起,左边也不好亏待,马多多张大嘴,连乳晕一起完全盖住, 唑了两口,不像夏若嫣那种刚 生育的人妇会有乳汁溢出,马多多的舌头也感觉到那个小可爱骄挺的样子。 同步的就是童倩颖进一步的呻吟声,不再像刚才那么收敛顾忌,一声接一声 连贯的多了。 左边尝过后换着右边的又来一遍,两边的小乳头都被马多多挑逗的硬邦邦的, 正这时不住呻吟中的童倩颖竟然发话问道:「马多多,用英语读一遍乳头,你的 浊辅音容易读错,老师给你 把把关。「 这真是相当出乎意料,马多多大脑运转顺便回到平常课堂上的表现,「童老 师,我忘了,回去我抄写50遍。」 「简直是笨蛋!老师这么亲力亲为的辅导你还说这种话,又是摸又是舔的应 该深刻记住乳头的形象和单词才对,还想罚抄50遍这么简单?给我使劲揉大口 舔, 什么时候记住了什么时候完 !「童倩颖还是像平常发飙一样那怒不可赦的表情,今天在马多多看来格外 可爱。巴不得的美事在她的怒颜下执行,一边含弄她的乳头一边看着她摆出一副 含怒紧锁双眉样子,时不时来一声 悦耳的呻吟,这奇妙的感觉还真让人享受这责罚。 直到她怒眉渐消,马多多才好不容易读对了单词,那两粒乳头还一挺一挺的, 上面沾满马多多的口水,乳房上倒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马多多可没有虐人的癖好, 闹的对方乳房一片爪痕也 没必要。 就在刚才童倩颖发现马多多含着自己乳头的情况下都能把单词读对,她把这 归于形象记忆的功劳。天知道恶魔笔记会让一个正常人的行为和思想产生多了离 奇的偏差。童倩颖就大发神经 的把马多多家里的创可贴都拿了出来,背面写上单词,然后贴到自己的乳头 上,只要马多多读对了,就可以揭掉创可贴品尝乳头,并且她还很配合的挺胸往 马多多嘴里送。这方法太香艳诱惑 ,马多多神奇的背会了好几个单词。「等一下,不对,这个不能揭,你!算 了,看在你背对了这么多单词的份上,老师也放宽一下要求,对,大口吃,争取 能记得更牢。」童倩颖突然写了一 个比较难记的单词,马多多不会,也没忍住诱惑,难得的她竟然没发脾气, 还双手抚摸着马多多的头压在自己的乳房上。马多多心想:将来有可能的话,真 想在课堂上推广这个方法。 没得到力量的人不会明白什么叫做越玩胆越肥,马多多机智的拿出手机百度 了两个单词一个是女性内裤的英语knickers,另一个是女人的逼pri vate。在恶魔 笔记的咒令下她是别想找回正 常时的常识了。马多多立刻化身好学宝宝:「童老师,knickers是 什么意思。」 咱们的童老师当然是爽快的回答了他:「是内裤的意思,特指女性穿戴的。」 「童老师,我很想学会这个单词,可是我记不住。」 「用形象记忆的方式应该可以,马多多,我才发现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找个 对应的实物观摩一下对记忆单词很有帮助。」 「老师,我一直一个人生活,那东西我就没见过,而您屁股上就穿着一条, 我想……」 「突然间又用上您了?这种事直接跟老师说,不必害羞拘谨,有助于学习的 事情老师我是会愿意帮助你的。」话音刚落,童倩颖就脱下了马多多校服上衣绑 成的裙子,正要退下内裤马多 多紧忙开口了:「等下,童老师,我想亲自动手把它从您的身上脱下来,这 样更能感受它是女性内裤的特点。」 童倩颖稍一打愣,慧然一笑:「你这孩子,点子真多,好,好,老师坐在这 等你来脱。」 轻轻的跪倒在地,双手拂过纤腰,白色的三角内裤勾勒着圆滑的臀瓣,顺着 股缝勾住内裤的松紧带往下拉,女儿家独有的沁人体香扑鼻而来,不像勾栏女子 喷抹过多的香水遮住下体的腥 臭,当然了马多多现在还不懂这些。那淡雅的幽香顺着鼻孔传遍全身,离开 这里,在别处还真是休想感受到这种味道,十分的温和一点不刺鼻。再一点就把 它脱下来了,女人之所以是女人, 最神秘幸福的地带就是这里,砰砰砰的紧张心跳声,压抑不住对新世界大门 的向往,正要一睹真容,塞住了,「老师,您抬一下屁股。」童倩颖看着马多多 那雏一样紧张的神情,自己每天洗 澡睡觉都会重复这个动作——脱下内裤,现在它在一个男孩的手上,这个男 孩异常紧张,手还在微微颤抖,马上就要从自己身上脱下来,仿佛有一个灵魂深 处的声音告诉自己不能这样,童倩 颖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这样,自己这样明明是为了让自己的学生马多多更 好的掌握单词,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当内裤被退下的一瞬童倩颖就条件反射的用双手遮住了私处,不明白为什么 自己做出如此奇怪的举动,;两条秀腿配合着马多多摘下内裤,第一时间马多多 就把它按到鼻息上,透着这层 布料呼吸,还有一丝濡湿的残留,「这上面有童老师的味道,老师,你看这 里,这应该是老师爱液留下的痕迹。」 「别,别在意那种事,单词和意思记下来了吗?」童倩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 么说话的时候会表现出娇羞和难为情。 「knickers,knickers是老师的美味内裤。」 「意思不准确,不是老师的内裤,是女性内裤。」 「可这明明就是刚从老师身上脱下来的嘛。」 「那是为了教学,你这又没有女性内裤,老师才破例用自己穿的这条代替, knickers就是女性内裤,不是专指老师穿的。」童倩颖也不知道自己这 么急着辩解是为什么。 「童老师穿的内裤,这个单词怎么读?」 「这就是句子了,不是单词,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单词呢,马多多不要拿老师 开涮!」情绪激动站起身一说,童倩颖两只手都离开了私处,一只手还指着马多 多训导。突然地觉得完全暴露 在学生面前很失态,再用手遮挡又显得不自然,总感觉有个更深层的原因, 可童倩颖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赶快又平整下心态遂坐好,双手自然的一手托着下 巴一手抚着大腿。刚才马多多没有 猴急果然对了,这地方早晚要被自己看个够,现在马多多就盯着那看了,虽 说童倩颖不再遮挡但也扭捏着夹紧双腿,那兮兮芳草不管怎么动都完整的呈现在 马多多眼前,整整齐齐的点缀着在 倒三角的中心,黑密柔亮。 「这是老师的阴毛吧,很漂亮,老师这个英语怎么读?」马多多伸出两根手 指捋过那黑亮毛发,顺滑的很。 「干嘛总学这些奇怪的单词,平常很少用到的,读pubis,了解就好, 这个不必记住。」 「好吧,那下面那个呢,是老师的小穴,我想知道那个的英语。」马多多继 续伪装好奇宝宝。 「小穴?那是老师的私处!别用这些下流的词汇,说你不良还真没冤枉你, 不过,这个?多多,能不能不学这个单词?」尖锐的语调还没抬起来就落了回去, 这个太……童倩颖自己也搞 不明白。 「为什么?老师您不是要认真的辅导我吗?」 「看你能好好学习,老师很欣慰,但这个单词能不能跳过,老师也不知道为 什么教授这个单词总觉得很难为情。」真是难得一见,童倩颖向自己的学生征求 意见。 「老师,学习要知难而退的吗?遇到不喜欢的或不想了解的单词就要放弃吗? 这样我将来能学有所成吗?「马多多连用反问句,其实心里啥都知道,一直 憋着坏,能这样戏弄自己的美女 老师玩真他娘的带劲。 「那怎么可以!求知是没有错的,是老师着道了,被不知所谓的情绪左右, 差点误了学生。来,这里是老师的私处,读作private。」说完童倩颖大 大方方的打开双腿,娇嫩的小穴像童倩 颖的嘴唇一样薄薄的略有凸出,和嘴唇一样也是那淡粉色的肌理,雨润光泽, 就像是打了粉色唇彩一样迷人。这时的马多多没见过别的女人的逼是啥样,想当 然的认为都会如此美妙,岂不知 像这种比二次元里番中还要出类拔萃的娇嫩俏逼,像买彩票中头等奖一样可 遇而不可求。 「老师的小穴真好看,就像是花蕊前的闸门,想要品尝花蜜就必须要打开它。」 「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话!想打开看就打开看,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如今来说,童倩颖给学生欣赏小穴表现出的不耐烦,不知情的外人肯定以为 是个欲求不满的急色女人。 轻轻的拨开了小穴的唇瓣,有点黏黏的,外阴的内壁上还挂着蜜穴分泌出的 爱之汁水,拉着长长的液线滴落,马多多一伸舌头就接到了嘴里,没什么味道, 微涩。这么美的逼,好不容易 进到桃源深处,原本正常健康女性分泌的白带就是这样的,马多多不满足, 拿起笔记写起,血字一闪完毕。立竿见影的效果,分泌液明显变多了,再次尝试 一口,紫罗兰的花蜜口味,只不过 更粘稠更浓厚,两次用笔记对童倩颖的身体做了反人类般的逆天修改,并没 有对她的健康指数造成任何影响,她的分泌液并不是真的变成花蜜,变得只是味 道,还是由人体内的正常结构产生 的分泌液,所以童倩颖老师不会在夜里睡觉的时候招来蚂蚁爬进小穴。童倩 颖看到马多多拿出笔记并没觉得不对劲和奇怪,只认为她可爱的学生在学习的同 时做笔记,甚至连自己身上的变化 都没有察觉。 童倩颖的小穴很像是上边的小嘴竖了过来,里边没有了牙齿和舌头,内壁的 软肉却更加柔嫩,马多多舔吮着绝美的小穴,就像是跟童倩颖的令一张嘴接吻, 更加的可口多汁,舌尖触碰到 内阴道壁的外沿,一触它就紧张的缩了缩身子,再度舒缓开来,潺潺的蜜汁 就从里边补充过来。「啊,呵~ 嗯,差不多记住就行,别再添了,老师那里越来 越痒了。」童倩颖站着忍受马多多的 舌头对自己小穴的挑逗,快感一层盖过一层,本想抽开身子,可是马多多正 面蹲在自己跨前整个头都卡在自己两腿间,他的双手又紧紧扣住自己的屁股。双 腿又由快感的一浪激一浪不停地颤 抖。 「不要,别舔那么深,那里不行,好脏的,啊哏!厕所在哪?马多多快松开, 让老师去厕所。」马多多的舌头越舔蚌肉越是收缩,童倩颖挣扎的比刚刚要动作 更大一些。「老师,你是想 要撒尿吗?稍等。「马多多立刻松开她跑到厨房拿过一个杯子,童倩颖双腿 紧闭轻咬薄唇强忍着尿意,离临界点相当近了,最多迈出几步就会尿出来,又不 知道厕所在哪。以为马多多会拿过 来一个尿盆,哪知道他竟然拿的是一个窄口的杯子。 「多多,这……」 「老师,请不要客气,尿在这里就好。」 「这怎么可以呢,快带老师去厕所,我还忍得住。」 「真的吗?老师。」说着马多多一把抱起了童倩颖,把她蹲放在了沙发旁的 茶几上,只在那花瓣顶端的小豆豆上轻轻弹了一下。 童倩颖实在不敢做出大一点的动作,任由马多多施为,直到小豆豆被弹, 「来不及了!马多多,拿来。」 马多多直接把杯子推放在童倩颖蹲着的两腿间,「老师,私处这个单词我觉 得很不好记忆,如果我能更了解它的特点的话,比如老师撒尿的那里我想看的更 清楚一些。」 「这个嘛,也对,来看吧,马多多同学。」童倩颖曲起脚趾让自己蹲的位置 高一点,一左一右两手的葱指把唇瓣拨开,恐怕马多多看不到,又拨开的更大了 一点。 马多多率先把下巴抵在茶几上,眼神往那神秘地带瞄去,这可是大美女主动 的拨开小穴挺着逼给你看,想不兴奋都难,「两个洞洞,哪个是老师尿尿的地方 呢?」 「上边那个。」童倩颖回答这种问题的时候总是觉得不自然。 「那个好小啊,老师你怎么还不尿呢,你不是忍不急了吗?」马多多把脸贴 过去。 「被别人这么近的看着根本尿不出来,再等一下,笨蛋!别用手指去捅,啊! 出来啦。「 被马多多的手指刺激再也无法忍耐,膀胱里的尿液激射而出,又由于马多多 的手指堵在尿道口上,尿液溅射的到处都是,茶几上,手指上,腿上,还有马多 多的脸上,只有很少尿到被子 里。童倩颖身上的一切总是清香的,可算是见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骚气还很 重。 「拿来!看看你都干了什么!」推开马多多的手,童倩颖把最后一小股的尿 液尿到杯子里,隔了一秒一小撮的颤尿,突然就被马多多一把扑倒在茶几上: 「老师,最后一点给我吧。」嘴 巴对准着尿道口把那最后一点残留吸到了嘴里,又舔弄着尿道口感受余味, 其实这味道并不好,美人的尿和正常人没区别,何况童倩颖的尿还有很重的骚气。 这就相当于婚礼吃席的时候都是 各种珍馐,突然出现一盘醋溜白菜,出于好奇你也会夹一口尝尝有什么不同, 尝过后才知道它就是醋溜白菜,跟平常吃到的一样。 「别舔了,那么脏的地方,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想尝一尝老师的各种味道。」 「别说话了,嘴巴里都是骚气味。」 「那也是您的味道不是吗?」 「你……你这孩子,哎,去洗一洗吧,老师也要洗一洗,浴室在哪?」顺着 马多多一指,就在拐角处,厕所和浴室是一体的,尾随过去的马多多却被童倩颖 一把挡了下来,「老师先洗, 你等老师洗完再说,你是大孩子了,老师也要小心一点,不许偷看!「 「老师,刚才您还给我看呢,现在怎么不让?」 「那是教学,不一样,现在你要看就是小流氓!」 「老师,您不考一下我记住单词没有?」 「对,用英语念一下。」童倩颖站开两腿指着泛滥成灾的私处问道。 「逼。」 「不对!不是B,是private,跟老师念一遍。」 「就是逼。」 「你!你!跟我作对是吧!跟老师进来,对着老师的私处,不管你是摸是舔, 怎么样都行直到会读这个单词!要是跟老师耍心眼,看我怎么收拾你!」童倩颖 一下子就怒目圆睁,好像要 吃掉马多多一样的语气。马多多可是心里暗喜,目的达成。 「老师,那艹可以吗?」 「还跟老师废话!不是说了吗?直到记住单词怎么都行!进来!」 「是的,老师,我一定好好的听您的话。」

上一篇:万花劫一个淫贼的成长待续 下一篇:覆雨翻云之夜月当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