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下山浪江湖(八)
时间: 2021-03-31 02:01:05

作者:古樹成 字数:5427 萧叽叽顿时有些傻眼了,说的好好地怎么突然就骂自己了。 「这……怎么,琳儿你怎么突然生气了,好端端地骂我做什么?」 萧叽叽不解地问道。 「你闭嘴,快把左手伸出来。」 李琳儿急切说道,也不理会萧叽叽,自己直接就去抓他的左手,拉起他的袖 子,将自己的食指、中指、无名指搭在他的寸关尺上。 萧叽叽一瞧,这是给我把脉呐,这好端端地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号脉来了,虽 然心有疑惑,但瞧着李琳儿这一脸严肃的神情,当下也不敢出声打扰她,过了好 一晌,李琳儿才算诊断完毕收回了手,瞧她面色看不出是喜是忧。 「琳儿,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你别吓我啊。」 萧叽叽心下担忧,瞧她半天不言语,终是忍不住出声询问。 「我问你,刚刚那个贼秃有什么奇怪举动没有,或是你现在身体有什么不适 的?」 「………唔~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举动,就是坐在我旁边和我说了一堆佛理 之类的,我现在身体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事啊。」 萧叽叽虽然一时不明白李琳儿言下之意,但这时也不敢马虎,将他和不虚老 和尚整个谈话的经过细细想了三遍才答道。 「真的没有不适,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你可千万别儿戏闹着玩啊。」 李琳儿望着萧叽叽正色道。 「我骗你做什么,你倒是先告诉,到底怎么了,难道我中毒了不成?」 萧叽叽经过这一会儿的功夫将李琳儿的一连串奇怪举动推敲了一下,想来只 有一个可能——自己中毒了。 「你可知道刚刚那贼秃是什么人?」 李琳儿沉声道。 「什么人?那老和尚不是叫不虚吗?该是那少林派的得道高僧,是那不见神 僧的师兄、师弟才是,难道他骗了我?」 「什么狗屁神僧!你中计了!」 李琳儿皱眉怒骂道。 「那不见和尚确是少林寺的得道高僧不假,可这【不】字辈的僧侣传到现在 只余两人,另一位不嗔和尚也在一年前就已经圆寂了,现如今少林寺辈分最大的 就是不见和尚,除他以外再无第二个【不】字辈的僧人,所以你说的那什么不虚 神僧我敢肯定十成十是假的,神棍还差不多。」 「哈,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呐,那我至多是被他骗了而已,只是这贼 秃可恶些罢了,吓死我了。」 萧叽叽听完拍了拍胸,长吁一口气。 「呵呵,你道他只是骗耍你这么简单?我问你,你适才说和他说完话背后都 湿透了,是不是?」 「嗯~没错,到这会儿才干了那,邪门了。」 「若我料想的不错,那是人家在用一门叫做搜魂夺魄的功夫在和你比斗那, 要不是命大,你到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琳儿颇为恼怒地说道,萧叽叽听完一时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的处境竟有这 么危险,这不可能呀。 「这怎么可能,我也没和他打架动手啊,他又怎么能取我性命?」 「这门邪功注重的只是精神上的比拼,并不是像寻常武功一般的动手过招, 和那摄魂大法、控心术等武功有异曲同工之妙,若是心志不坚或是内功不纯极易 中招,一旦中招受控者将为施术者之命是从,痴痴呆呆半死不活。」 萧叽叽听完背后又是冒起一身冷汗,目瞪口呆地不敢相信,明明是那样一个 和蔼慈祥的长者竟然会对自己施展这么歹毒的邪功。 「这,可是你又怎么能这么肯定他使的就是那【搜魂夺魄】,而非像你说的 什么摄魂大法这样别门的武功?」 萧叽叽疑惑道。 「按你所说,照他的僧人打扮和他怪诞言行,如果我推断不错的话,他该是 那【伪善兰若】的妖人才是,这搜魂夺魄就是源出那邪派,再无第二家会了。」 「伪善兰若……」 萧叽叽低声念了几遍。 「不错,这伪善兰若是位于东北地域的一个门派,行动向来极为隐蔽,据说 最早是少林寺的一位僧人创立的。那僧人虽是学那普度众生、清心寡欲的佛门经 典,但他偏生与众不同,别人对佛祖菩萨总是奉若神明、言听计从,但在他看来 佛不过是人凭空所编造出来的,只是禁锢人的七情六欲的恶魔,要想成为真正的 【佛】,该是遵循【本心】,哎呀,这些佛家的大道理我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 就是,佛门的清规戒律他是一样也不守,喝酒吃肉样样都做,刚开始做的隐蔽, 最后还是被其他僧众给发现了,禀报了方丈,把他抓了起来,打算第二天由戒律 堂、达摩堂、方丈三堂会审再做定夺,谁知他当晚打伤了看押他的两名僧人连夜 逃出了山门,众人平时只道他是疯言疯语、想法怪诞而已,却从不晓得他竟学会 了一身高强的少林功夫,所以让他轻易逃脱。他逃出后对少林更是恨之入骨,更 加觉得自己对【佛】的理解一点没错,那些少林的和尚只是怕他说出了这千百年 来的真相动摇了他们的统治,才容不下他,于是他便创立了这【伪善兰若】,意 在与这释门的存善去恶的思想唱反调,本来这事至多是理念不同,算不上什么大 奸大恶,直到这伪善兰若传到第三代寺主的时候竟被一个西域车师来的番僧所担 任,自此才越走越偏,专门妖言惑众,蛊惑人心,例如挑拨那兄弟不和互相残杀, 勾引那良家妇女占了人家的清白身子这类的恶事,他们门下的门人平时总是一副 得道高僧的正经模样,口蜜腹剑话说得好听,却专干这些阴险无耻、损人利己的 事,像这般行事连我们这些所谓的【邪派】都有所不齿,那【搜魂夺魄】的邪功 就是由那番僧从西域带来的,你之所以会汗湿后背、此刻手脚乏力,实是刚才与 那妖僧在内力和精神上大斗了一场,这邪功就是借助言语、精神、内功三者合一 进行比斗,像你刚才那样毫无戒备实在是险之又险,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按你所 说的,他刚才只要和你多辩论几句再比斗一会,想来应该就能击溃你的精神进而 控制你的心智,但他在那关键时刻竟会突然罢手,实在是想不明白。」 等李琳儿说完,萧叽叽浑身不禁打了个激灵,真是后知后觉、后觉后怕。 「呼~呼~真是好险好险,世上竟有这么可怕的武功,那贼秃驴的心肠竟然 是如此歹毒!可他怎么会找上我那,真是想不明白,这些妖邪恶魔做事真是匪夷 所思,唉~算了,我们不想这个了,对了,琳儿你刚刚干嘛去了,我都在这等你 半天了。」 萧叽叽天性豁达,竟然想不透就不再去想,想也没用,平添烦恼。 「你这人倒是心宽,以后我不在你身边自己要多加小心才是,算了,跟你说 了也不长记性,我刚刚除了去分堂拿些银两以外,还查探了一下那海沙帮的消息。」 「海沙帮?」 「对啊,你忘了,咱们初认识的时候,在庙里被我杀掉的那几个饭桶就是海 沙帮的帮众。」 听她这么一说萧叽叽才想了起来。 「当时我不是还问了他们今次的接头暗号吗?就是为了这次英雄大会溷进他 们帮派里好方便进入那笔尖堡用的。」 「那你查到他们在洛阳的落脚点没有,明天可就要召开那狗熊大会了。」 萧叽叽问道。 「说来就有气,也不知是什么情况,那海沙帮竟是到现在还不见鬼影,不知 道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岔子了,我这之前的计划算是泡汤了。」 李琳儿无力地说道。 「那怎么办?要不明天我们就这样直接进去,他们总不能每个人都认识吧。」 萧叽叽提议道。 「猪头,你当这英雄大会是菜市场吗?想进就进,这次的大会举办的很是隆 重,邀请的都是武林上有名有姓的人物,每个人都需凭请帖进场,否则再大的地 方也容纳不下这么多想浑水摸鱼的人啊。」 李琳儿白了他一眼说道,萧叽叽毕竟在深山里长大,对这些规矩是一点也不 知道,只好讪讪一笑。 「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夜入笔尖堡。」 李琳儿嘴角微微翘起。 因为中午下过一场大雨,到了晚上天空一片干净,显得月光格外明亮。 「琳儿,我看还是想其他的办法吧,万一被抓住就惨了。」 萧叽叽和李琳儿两人此时正在一堵高墙外张望。 「还有什么办法,你怎么这么胆小,抓住了到时候再逃出来就是了。」 李琳儿颇为气愤地说道。 「不是,我自然是不怕的,但我担心到时打起来顾不上你,你要失手被抓住 就倒霉了。」 萧叽叽这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却不知到底是担心谁失手会被抓住呐。 「呵呵,这你不用担心,我就算武功不及你,但想抓住姑奶奶,也没那么容 易。」 李琳儿笑笑说道。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翻墙进去,要不给其他人见到我们鬼鬼祟祟的,就 麻烦了。」 说着也不理会萧叽叽,脚尖连点白墙几下在空中连身翻转,一下就跃上了墙 头。 「快点上来,还等什么。」 李琳儿催促道,「奶奶的,这可怎么办,我哪里会这飞来飞去的轻功,这下 非露馅不可。」 此刻的萧叽叽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不可能啊,老子这么一身高强的内力,不可能连个墙都翻不过去,踩两下, 再转两下,刚才她好像就是这样轻松上去的,唔~我先试着跳一跳,别回头摔死 了。」 打定主意后,萧叽叽勐吸一口气,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起!」 低声喊了一句,下蹲再弹跳而起,没想到竟然一下超过了那一丈多的高墙。 「哈哈哈,本少爷真是天纵奇材!哈哈哈……哎~~」 还没等他高兴完,身子就往地面急坠下去,手脚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在这 电光火石之间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这一下有了落足点,凭借着少些的借力 让他直往那院里飞去,只见他朝那花圃中飞去,扎扎实实地摔在了上面。 「哎呦~痛死我,他娘的。」 萧叽叽一边揉着手脚一边咒骂着。 「你刚才在干嘛,那么大动静万一把人引来怎么办。」 刚刚还在墙头的李琳儿几个翻身就来到了他身边。 「我……我这………嘿嘿,我不是觉得好玩吗?快别说了,好像真的有人来 了。」 萧叽叽变色道,两人急忙往那院落的墙角的大树后面躲去,等他们刚一隐蔽 好,就看见两个灰衣仆人打着灯笼从月门中走了出来,他们拿着灯笼在四周看了 看。 「咦~奇怪,明明听到有动静的。」 其中一个较胖的仆人说道。 「我都说你听错了,你还不信,哪个小贼吃了豹子胆敢闯入我们笔尖堡,呵 欠~困死了,快回去休息吧。」 另一个仆人说着也不顾那胖仆人自己往回走去。 「奇怪,难道我真听错了?」 胖仆人挠了挠头再看了几眼也跟着走了回去,那躲在树后的萧叽叽、李琳儿 两人大气都不敢喘,直到他们离去才放松下来。 「呼~幸好他们没走过。」 萧叽叽拍了拍胸口庆幸道。 「别废话了,快点走吧,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说完,低着身子沿着墙角快步走去,萧叽叽只好跟上,两人在这偌大的院落 里小心翼翼地穿梭着,奈何这院子实在是太大了,花草树木到处都是,假山林立, 一个院子接着一个院子,岔路又多,两人根本摸不着北,只能胡闯乱撞,有时还 会遇上巡夜的守卫,急忙之下又只能改道,这样东闯西撞的也不知走到了哪里。 「哎呦~累死我了,随便找间房间呆着,等到明天狗熊大会开始再走出来不 就好了吗?还找什么。」 萧叽叽此时靠在一座假山后面气喘吁吁地抱怨道。 「你这个猪头,随便找一间,万一有人住的怎么办,那不就被抓个正着了吗? 得找一个偏僻没人去的地方,这样才安全,懂了吗?」 李琳儿看着萧叽叽没好气地说道。 「懂……」 萧叽叽这一个【了】字还没出口,只见李琳儿向他打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及 时地止住了声音,静下来仔细一听,不远处一阵细细簌簌的脚步声正向他们这里 走来,两人背靠假山动也不敢动。 「徐总管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一阵略带阴柔的声音的耳边响起。 「那还有假?我骗你做什么,只要你照我的吩咐去做,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现在说话的想来该是那【徐总管】。 「可这……唉~,这万一让堡主知道了,我这小命肯定不保啊。」 那阴柔男子担心道。 「天知地知,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事成之后,你拿着银两隐姓 埋名远走高飞,堡主就算知道了又去哪里找你。」 那徐总管沉声道。 「可我还是担心啊。」 「哼,你是嫌钱少吧,这样,我再给你多加一百两,总共两百两,你下辈子 都不用愁了,你若再多借口,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徐总管略为凶狠地说道。 「是是是,小的当然知道徐总管的厉害,嘿嘿,小的一定办成,您就放心吧。」 一听到价钱翻倍,那阴柔男子的担忧立马烟消云散,话语中都带着三分笑意。 「知道就好,你先回去吧,别让人发现了。」 阴柔男子应了一声告了个退就离开了,那徐总管独自站在原地也不知想些什 么,过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这两人的对话,萧叽叽听得煳里煳涂的,等那徐总管走了,刚想出声询问李 琳儿,只见李琳儿又在嘴边打了个手势,又见李琳儿手指往前面指了指,萧叽叽 小心地从假山后面伸出了半个头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人影在长廊上 鬼鬼祟祟的,每走几步就往旁边身后张望。 「原来还有其他人和我们做同样的打算,嘿嘿,不对!看他样子怎么也不像 是偷闯进来的,他这鬼鬼祟祟的是要干什么?」 此时李琳儿刚好也看向了他,两人目光相交,都猜到了对方的想法,李琳儿 头一偏,萧叽叽极有默契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偷偷地跟了上去。 因为怕被那人发现两人只是远远地吊着,兜兜转转了好一圈才来到一间庭院, 说也奇怪,其他地方都有守卫来回巡逻,唯独这个地方不见一个人影,静的吓人, 花圃中的虫鸣声听得清清楚楚。 那人在一间房屋前站定,谨慎地往四周看了看,好一会儿才推开房门走了进 去,随后又关上了房门,萧叽叽和李琳儿两人也不敢走近,只在远处望着,只见 没过多久,房内就点上了灯,一时照亮了整个房间,但屋内的情况却看不清楚。 「我们走近点看看,要不在这里干等也没用。」 萧叽叽好奇心起,提议道,李琳儿思虑了一会才点了点头,由于这里没人巡 逻,两人不需要顾虑其他只需不要被屋内那人听见即可,矮着身子轻手轻脚地走 着,很快就熘到了那房屋的窗户底下。 两人屏声静气侧着耳朵专心地听着屋内的动静,这一听却把两人惊得目瞪口 呆、头脑发蒙。 待续

上一篇:天下太平第一卷 下一篇:龙珠之淫龙傲天已修改
上一篇: 天下太平第一卷